週一請了假,在會場幫好朋友記錄婚禮
這場不算正常宴客的時間,其實是來自一個悲傷的背景
婚禮的隔日,便是新郎母親的百日....
由於新郎的母親-陳媽媽的辭世
讓我的朋友必須在百日內完婚
否則在習俗上就得等上三年,而在這樣不得不的情況下,
新人每件事都逼著在火線上完成
所以身為朋友的我也就這樣,跟著上了火線幫忙去了。

以前曾在心裡滴咕過這樣的習俗 強人所難
但看著西藏生死書中所說,人死後七七 四十九天靈魂仍在人世
且看得見大家,或許是自己曾與家人有過這樣的分別
所以讓我接受了這種說法也因此
現在我看待這樣的婚禮,也有了更多的包容與感觸。

-----

新郎家中父親早逝 如今又遇上了母親的離開
因此喜帖上印著的是 新郎大哥、嫂的名字代替長輩邀請著親友出席
穿梭在親友間的身影,是大姊代替媽媽問候的影子....
主桌空下恰恰兩人份的位子  最後是連媒人也請上坐了才填滿

觀景窗裡記錄著幸福,心中卻偷偷的不捨這一家人每人心中的感觸

但我相信在會場的每個祝福,每個微笑,陳媽媽都有一一回覆並感謝著
也因為這樣的愛  讓在這樣的背景下舉行的宴會  滿滿乘著喜悅與祝福分享給大家



而當晚的陳媽媽
當時肯定用著幸福的眼神、放心的腳步,看著心中掛念的孩子們步入禮堂
讓我代替您的眼 記錄下這寶貴的時刻

謝謝你們的幸福,讓大家一起感染這份用心傳達的感情,認識您們 我們好幸福。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